<img height="1" width="1" style="display:none" src="https://www.facebook.com/tr?id=360133424683380&amp;ev=PageView&amp;noscript=1">

代理大满贯:认识Eric Stoop

总部位于西班牙,Infinileads是聚焦于老虎机的代理公司,以欧洲和拉丁美洲的监管市场为目标。

Eric StoopSiGMA新闻提供了代理领域的内部消息。

你的代理业务是如何开始、何时开始的?什么引领你进入iGaming产业?博弈是你唯一涉猎的垂直领域吗?

我们现有的业务从2019年初开始,而我是在2006到2007年进入iGaming产业的。2004年的扑克热潮中,我开始成为一名扑克玩家,当时我刚满18岁。那个时期玩扑克很难输钱,从一名阮囊羞涩的学生突然获得一大笔钱是非常棒的体验。但直到2006年,我遇到现在的妻子,才知道iGaming产业幕后的运作方式。

她是Maria Bingo(2008年被Kindred收购)最早期的员工之一,在她辞职之后,我们转到一家名为MamaMia Bingo的宾果运营商工作,其中有个在Microgaming网络上的扑克垂直市场由我负责。

目前我们只专注在iGaming领域,但也曾经在金融等其他垂直领域做过,未来可能也会扩展范围。

sigma igaming Affiliate Grand Slam: Meet Eric Stoop

公司目前有多少员工?能否介绍一下你们公司的业务结构?

我们是针对老虎机的代理公司,内部主要有4个人,分散在欧洲各地。我们拥有一间西班牙公司,并且在西班牙马贝拉设有办公室。此外,我们也与8位自由工作者合作,他们主要位于意大利与西班牙。

2人负责搜索引擎优化(SEO)

1人负责前后台及设计

1人负责产品及广告

这是个小而勤奋的工作团队,但很快地我们就需要扩大规模了。

你们专注于哪些市场?你是否在新兴市场看到了潜力?

我们着眼于意大利、西班牙、葡萄牙等监管市场,但同样关注拉美市场。2008年我在Microgaming网络上运营一间扑克房间时,重点市场就是拉美。 那时候我们看到了很多注册、免费卷玩家,但转化为真钱玩家的情况很惨。如今在2020年的拉美市场上运作时仍然看到类似的情况,最大的问题是,现金仍是当地大部份国家习惯的支付方式,这使你必须寻找线上及实体都有涉猎的合作伙伴,他们能够在实体场所接受网上现金提存,

但是像秘鲁和智利这样的市场效果很好,我们已经看到更多的像Leovegas等欧洲运营商尝试专门瞄准这些市场。Betsson从2000年初就开始进入秘鲁市场,就流量而言,秘鲁是Betssons最大的市场之一。

是什么让你们对流量的见解/流量网站与众不同?你们能提供什么别人没有的?有没有任何令人兴奋的计划正在进行可以跟我们分享?

我们主要专注于提供老虎机免费游戏体验。表面上来看,这是一个简单到惊人的产品,但它背后有很多作业,尤其是当你针对特定几个地域的时候。 根据每个地域来处理1000多个老虎机游戏的内容、资源,并仍然提供闪电般的体验是艰难的。我们相信公司为那些想在免费游戏模式下尝试新老虎机的玩家提供了最好的体验之一。

sigma igaming  Affiliate Grand slam

你们是否考虑透过新兴科技来获取竞争优势,比如人工智能、大数据或其他技术?

我是一个数据迷,我们也对此讨论过,但还未看到足够的诱因让团队花时间在网站上进行AI行为追踪的整合。

许多其他的代理已经走上了真钱运营商的道路并尝试了白标。你们是否考虑过白标赌场或体育博弈?

事实上,在2016年我们将自己的代理业务出售给Catena Media之前,就几乎通过Everymatrix完成了白标设置的所有工作。当时我们决定以具有芬兰特色的品牌专注于芬兰市场。在上市前一个月,我们在LAC大会遇到Erik Bergman(Catena Media的创始人),我们决定向前进并出售旗下业务,由于利益冲突,无法继续与运营商合作。

这是一个遗憾,考量到当时芬兰市场的发展以及尚未执照化,我认为那会是一次巨大的成功。

sigma igaming Affiliate Grand Slam: Meet Eric Stoop 我们相信公司为那些想在免费游戏模式下尝试新老虎机的玩家提供了最好的体验之一——Eric Stoop

关于澳洲、日本、印度、美加、东南亚、拉美地区的流量:欧洲在某种程度上已经饱和,所以很多代理都在寻找欧洲以外的地方发展他们的业务,并使他们的产品组合多样化。

监管市场的破碎对你们的数字有影响吗?从英國博弈委員會,瑞典监管机构,如今德国监管机构也正在酝酿加入监管行列。

我们在自己最大的市场西班牙遭受了重击。疫情期间,监管单位为了玩家保护而禁止所有营销活动。 这是一次全然不同的经验,不仅仅是失去短期收入的问题。我们高度依赖通过搜索引擎优化(SEO)带来的有机流量,而随着营销禁令而来的合规作业影响了我们的SEO。

你最希望SIGMA读者对你的流量有哪些了解?你们专注于搜索引擎优化(SEO)、点击付费广告PPC)或是其他流量来源?

我们只做有机SEO,但实际上也应该寻找其他资源,我们有技能和组织内的成绩记录来做点击付费广告(PPC)和谷歌广告词。问题在于需要腾出更多的时间让现有的员工能够专注于此。

你们是否考虑引入投资者来扩大业务开发?或者,在这么大的并购市场上,有想过出售手上的业务吗?

此时我们认为引入外部投资者没有价值。我们现在的核心团队已经合作了很长时间,引入外部投资者有可能会打乱业务的工作流程。2016年,我们把一项业务卖给了以于意大利和比利时市场为主力的Catena Media,其中盈利能力支付计划(earnout)直到2018年结束。休息了一年,才开始这个新项目。

你会给刚开始创业的代理哪两点建议?

如果指的是SEO代理,我会说,从2012年我们开始的第一个项目以来,这个圈子已经完全改变了。现在你需要结合业内人脉和大笔预算,才能在没有业务收入的情况下至少工作一年。

第二项建议,投入大量的时间来选择你应该追求的市场。不要害怕瞄准很多代理还没有进入的市场,因为他们往往只是跟随其他代理。另外,要在对当地语言感到舒适的市场工作。

至今最让你们震撼的经验是什么?可以不用提及运营商的名字。有沒有任何运营商或或代理让你们失望过,而你们又是如何避免同样的情况再次站上演?

这些年来我们遇过许多令人失望的情形,但并不是太极端,大多是代理企业条款中流氓条款的典型使用,与之前约定的内容相矛盾。 我们在意大利市场一直很强势,我不得不说,我真的很喜欢意大利的代理经理。也许是因为意大利的文化,他们是快乐的人,在很多情况下把你当做家人。

一般来说,我们会对运营商和他们的过去做很多功课。当然,在拉丁美洲这样的市场上与欧洲不太知名的运营商合作比较困难,而且在网上也找不到太多其他代理过去合作经验的信息。

你参加过SiGMA峰会吗?你是否会考虑参加SiGMA马尼拉或SiGMA马耳他?

我从来没有参加过SiGMA,主要是因为我有点不愿意旅行,不是因为怕坐飞机,而是工作很忙,而且我有妻子和两个孩子,所以我尽量多花时间陪他们并且通常只去ICE国际博弈展览会和LAC大会。

我听闻SiGMA的只有好话,如果让我每年再选择一个会议参加,那就是SiGMA马耳他的会议。

来看看他的网站:

想认识更多优秀代理商,负责杀手级的流量!点击下面的链接阅读更多代理商的洞察:

相关文章

“长期的合作关系总是从建立信任开始” ——Oren Arizoni

Oren Arizoni,House Tech Ads Ltd的创始人和总监,参加了最新一期的代理大满贯系列访谈 Oren Arizoni和House Tech Ads Ltd的其他团队成员主要专注于SEO流量。他们重视责任博弈,也注重用户的体验。本地化是他们的强项——以下是他的故事

"让用户前往市场上最好的产品" ——Alex Kharchyshyn

Firelink Media首席执行官Alex Kharchyshyn参加了代理大满贯最新一期的系列访谈 Alex Kharchyshyn和Firelink Media的团队专注于项目而不是市场。他们把赌注押在好的产品、好的内容和深思熟虑的链接建设策略上——以下是他的故事